撸神影院

本站立足美利坚合众国,受美国法律保护,禁止中国大陆及未成年人士访问。

在线电影
图片专区
小说专区
资源下载
详情页通栏广告上 详情页通栏广告上
首页 > 小说专区 > 乱伦迷情 > 姐夫出差,我帮姐夫搞姐姐(二)

姐夫出差,我帮姐夫搞姐姐(二)

「你们俩夫妻赶快进去,要不然又不知道要等多久。」服务生从后面一边推着,一边说着。一下子,我们就到了小房间的门口。

 

「先生、太太对不起今天人较多,每间澡堂限时五十分钟,请你们遵守规定,四十分时我会敲门提醒你们,祝你们愉快,谢谢!!」说完便将门带上。

 

「请你们将门锁好。」服务生说完便离开。

 

空气中弥漫着硫磺的气味,小房间内只有一个大概容纳两个人的小浴池,及两张塑料小板凳,墙上则左右各有一排挂勾,在昏暗的灯光下,我看到姐姐涨红的脸庞。

 

「服务生真是的,居然把我们当作夫妻,真是搞不清楚状况。」姐姐首先开口说。

 

「谁叫妳剪了那么年轻的发型,也难怪服务生误认我们是一对小夫妻。」

 

「你真的那么认为吗?我本来就很年轻,年轻又不是我的错。」姐姐娇滴滴的说。

 

「那现在怎么办啊?」我接着说。

 

「我想想看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那就我们背对着背脱衣服,背对背将身体冲干净,再一起进入浴池泡澡。」

 

姐姐居然想出了这个办法,我一时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,只好照姐姐的话去做。于是我们俩背对背将身上的衣服一一褪去。我们坐了下来拿水杓将身体清洗干净,于是我们俩便一同进入浴池背*着背泡澡,而姐姐滑嫩的肌肤不断摩擦着我身体的时候。我那下面的小弟弟,一点一点的膨胀起来。

 

「欸,我帮你搓搓背吧!」

 

姐姐说完便转过身来帮我洗。噢!真是舒服,姐姐的那双玉手,在我的背上来回的搓洗,使的我肿胀的、坚挺的肉棒,真想找一个洞钻进去,才能将我熊熊的欲火浇熄。我脑中不由的回想起,上次迷奸姐姐的画面。

 

姐姐帮我洗完便将自己的身体转了回去,「欸,该妳帮我。」

 

这时我转过身来,双手则是来回不停的,在姐姐滑嫩肌肤上抚摸着。

 

〝嗯………嗯…………〞姐姐喘的气低声的呻吟。

 

我的脑海中则浮现姐姐那美丽的胴体,尖挺的双峰,粉红如婴儿般的乳头,雪白的臀部,白皙如月的肌肤。我闭着眼睛陶醉在她那阴阜上方乌亮浓黑的阴毛,两片鲜红阴唇包裹着她那饱满阴穴。

 

姐姐突然开口说:「两个月前的一天晚上,你是不是有偷偷的进入我的房间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 

这时我的内心震了一下,难道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姐姐早已知道吗?我故作镇定的不说话,时间彷佛停住;我的心,砰砰的像要跳出来;我心中一直在闪过几十、几百、几千谎言,但是似乎无法找出一个完美的谎言。

 

我心中暗自大喊着说:「这下完蛋了!!!」

 

咦!不对啊,如果姐姐早就知道我迷奸她,为什么那时候不揭穿我;又为何不隔了那么久才说出。而且忍到现在,在我们俩赤裸全身共浴的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我想不透,我也不想想。算了,我还是看姐姐怎么说吧!

 

姐姐缓缓的转过她那雪白的裸体,在昏暗的灯光下更显洁白,我的手不小心碰触到她那柔软的乳房,我赶紧将双手伸了回。我与姐姐相望无语,姐姐似乎有话对我说;过了一会姐姐终于开口说话。

 

「其实…………你那天晚上对我做的事,我都知道。」姐姐面无表情的说出。

 

我从姐姐的脸上看不出他在想什么,所以我心里有点心虚,但心想又没有证据,干脆来个抵死不认,心里既然打定主意,我故坐镇定的开口说:

 

「什么事,姐妳说的我怎么听不懂!」

 

「你自己做过的事,你心里最清楚,别急着否认,我可不会冤枉你的!」

 

「我做过什么事………妳倒是说个明白!我都不知妳在说什么。」我硬着头皮回答,但心里已是六神无主。

 

「别以为我是傻瓜,女人的心思可是细腻、敏感,况且我手上可是握有真凭实据。」姐姐还是冷冷的回答。

 

「什么证据!妳拿出来啊!」其实我心里可是七上八下,不知所云的说着。

 

「你虽然把我的身体擦过,但是我那件粉橘色的内裤上,还是留下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姐姐似乎说不出「精液」两个字,她满脸通红的望着我。

 

「我拿去给我在医院上班的同学,请她做检验,证实是精液。」姐姐脸上似乎显露出生气的神情。

 

这下子我可是明白了,我倒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低头不语。我只有等待姐姐要如何处置我;我想姐姐应该不会原谅我吧!死就死吧;我不知道当时我哪来的勇气,不等姐姐开口,我一口气的说出连我自己都不知有何后果的话。

 

「姐姐,我从住进妳家的那天起,我终于知道,我为什么从来不交女朋友;那是因为我其实深爱着姐姐妳啊!我也是最近才了解这个事实,只是姐姐妳已嫁人,而我还是妳眼中那个永远的长不大的小弟弟;好几次,我在梦里与妳缠绵,想着妳是我的美丽的情人,只是那毕竟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。」

 

姐姐平静的,听我说出我心里的话,脸上的表情也从生气、惊讶,转而陷入沉思的表情。

 

「那你也不可以偷偷的迷昏我,趁我昏迷之际,强行玩弄我的身体啊!你不知道这是强暴、乱伦吗,你就不怕我去报警吗 ? 」姐姐气呼呼的说。

 

「忌妒使我丧失理智、道德,当我不小心看到妳与姐夫忘情的做爱,我克制不住我内心中渴望的欲望,我只想好好的疼爱我最深爱的女人。你可以怪我迷*了妳,但我并不是玩弄妳;我与妳做爱时,就像一对情人间甜蜜的**,只不过回到现实,却是世俗所不容的犯罪行为。」

 

「你什么时候,看到我和你姐夫做爱。」姐姐涨红了脸,睁大她水汪汪的眼睛说。

 

「姐夫上次回来,我本来说要去基隆玩,因为下雨所以提早下午四点就回家睡觉,却看到妳和姐夫……………」

 

「我们以为你很晚回来,没想到……………」

 

姐姐大概想起那天与姐夫激情的画面,却被我看到她那美丽的胴体,如A片般私密房事。不由得害羞的低头。我见姐姐似乎不再生气,也好像原谅我了,心中如释重负的放松情绪。我毕竟只是凡人,在这小小的房间里,有如此美丽的裸体美女,虽然姐姐锁骨以下皆浸泡在温泉中,虽不是全身都可以看清楚,但我是与姐姐是有过肌肤之亲的人,她身体的一切皆印入我脑海中,我下面的肉棒悄悄的站立起来。

 

小房间外传来服务生敲门的声响,把我们拉回现实中。剩十分钟了,我和姐姐同时从温泉池内站了起来,温泉水从我们赤裸的身体滑落下来,我坚挺的肉棒顶住姐姐的肚子上,由于我身高比姐姐高大概十公分,我反射动作的把眼睛视线往下面看,姐姐的动作也一样。姐姐看到我那大概有五、六吋的阴茎,我也刚好看到姐姐34C丰腴的乳房。

 

「快去穿衣服吧,我们赶快回家去吧。」

 

「嗯!」我拿起大毛巾擦干身体,快速的穿起衣服。

 

随后,姐姐羞红着双颊,尴尬的离开浴池,身上裹着大毛巾,一一将衣服穿上。

 

离开餐厅后,姐姐开着车子下了阳明山。对于刚刚我真情的告白,我不知道姐姐心里怎么想?姐姐是不是不怪我?一向保守的姐姐能接受被疼爱的弟弟迷*的事实吗?车内只有西洋抒情音乐声。

 

「其实………………」姐姐首先打破沉默。

 

「我并没有找人检验那件内裤。」

 

「那妳怎会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知道的。」

 

「其实你在我阴道内射精的时候,我已经醒了过来。当你在清理你留在我阴道内精液,我咪着眼看着你的一举一动,我当时不知道将我如何面对我最疼爱的弟弟。等你离开我的房间,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报警。后来,我偷偷的观察你发现你因这件事功课一落千丈,况且你已有后悔的心,坦白从宽,我原谅你。」

 

「姐,谢谢你!」

 

我不敢转过头去,看着窗外景物,一一的抛向后方,太阳也跟着我和姐姐一同下山回家去。当轿车快回到家前大概还有十分钟的车程时。

 

「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?」

 

「妳指的是…………………哪件事?」我抓不着头绪回答。

 

「和我做爱时的感觉,真有那么好吗?」

 

「姐妳不要再开我玩笑!」

 

「我是说真的啦!其实你上次迷奸我的时候,就应该知道我的身体一样有感觉,头先我以为是在跟你姐夫做爱,虽然我像是做了一场春梦。当我醒来时,知道是你时,起先我也很生气也很痛苦。两个月来我反复的在心里思考后,我在最近终于想通一些事。」

 

「妳想通什么样的事?」

 

「那就是…………」姐姐深深的呼吸后,接着讲了下去。

 

「我发现我对你的感情已不再是姐弟之间的亲情,我发现我渐渐的把你当作是男人看待;你已经长大了,不再是小跟屁虫,最近我的梦里,常常出现你的身影。」

 

我发现姐姐脸上的表情是很认真的。

 

「妳的梦里…………?我们都在做什么。」

 

姐姐羞红的脸说:「还能做什么!当然是做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那檔事啊。」

 

「什么事啊!我们都做些什么事。」

 

「情人之间的好事啊,你不要再假装不懂了。」

 

「是真的吗?妳真的梦到我们…………」

 

「对啦!对啦!」姐姐打断了我想说的话。

 

我终于了解到姐姐内心深处的想法,我有点不相信我听到的话,没想到姐姐和我有一样的想法,刚刚在山上我豁出去,不计后果的告白,居然打开了姐姐内心深处最私密的秘密,这真是我意想不到的结果。有了姐姐这番话,我按奈不住我心中的激动,我想我应该继续采取攻势,瓦解姐姐内心中最后的屏障。

 

于是我开口说:「姐,妳不是不赞成乱伦行为,那又为何跟我说这些事呢?」

 

「本来我也是不认同乱伦行为,但是自从和你姐夫结婚以后,我享受到**的快乐,只可惜他近来常到大陆出差,无法常常陪我。自从上次被你…………………虽然你是我的亲弟弟,但是我被燃起的情欲却与日具增的被挑起。我曾经想要一夜情,但是一想到跟陌生人做那档事,我想我是无法接受那样的事。加上你刚刚在山上你那段冲击我内心的告白,我想我应该跳脱你我之间的关系,更何况这样对你我都好。」

 

「姐,我没听错吧!妳真的不介意跟我做爱。」我喜出望外的回答。

 

「与其跟陌生人,我想我比较能接受跟的你,算是便宜给你这只大色狼。」

 

听完姐姐这么说,我想姐姐已经将世俗抛到脑后,这时我们的关系已从姐弟,转变成为男女之间情人的关系。转眼我们的车已经回到家门口,我跟姐姐面对面相望,此时我们眼神交会,已不需任何言语。我们俩皆期待即将发生的事,我们不再抗拒我们俩心里与身体的感受,我仰望天空今晚夜色更加美丽

一回到家里,姐姐建议我将身上浓浓硫磺味清洗掉,姐姐说这样会破坏气氛。一想到可以跟我心仪已久的姐姐做爱,我当然听从姐姐的讲话。我回房拿了衣服,立刻来到浴室门口,姐姐已经在浴室里,浴缸里的热水正慢慢的在浴缸升起,在朦胧的水气里,我看到姐姐正要将今天穿的那件圆领无袖淡蓝色连身短裙褪下,姐姐见我站在门口,她把头转过身来。

 

「弟,快来帮我把后面的拉炼拉开,你还站在待门口干什么!快把门关上,有点冷啊!」

 

「知道了!」我边将门带上,走进浴室来到姐姐的后面。

 

〝唰…〞了一声便将拉炼拉到姐姐那小蛮腰,我将衣服向两旁肩膀推开,淡蓝色连身短裙随着姐姐雪白的肌肤,一下子便滑到脚下。我转身将衣服放入换洗的衣篓,顺便将我自己衣服一一的脱掉,这时我过转身来,看到姐姐身上只剩一套粉红色的内衣裤,胸罩上面绣着蕾丝花边,丝质的内裤上包覆着她那饱满的阴阜。在灯光照印下,姐姐那成熟美丽胴体完美的呈现在我眼前。而我那健壮的身体,赤裸裸的让姐姐欣赏着,我下面的阴茎正直挺挺对着姐姐,姐姐吞了吞口水。

 

浴缸里的水已经满了出来,姐姐转过身弯下腰去将水龙头关上,我则来到姐姐身体后方。

 

〝啪!〞了一声,将她胸罩后方的扣环打开,胸罩沿着双手滑下。姐姐吓了一跳,用双手将胸罩环抱在她胸前,把弯下腰的身体往后挺直起来。我站在身后,下面直挺挺阴茎正抵在她那富有弹性的臀部。右手则沿着她的小蛮腰,往前伸去,环抱住她胸前那对丰腴的乳房,左手则是绕到她内裤前方的阴阜上,上下齐手抚摸她那丰腴的乳房与阴阜,脸则贴在她的耳朵后方,用我的舌尖舔弄她的耳背、耳垂,不一会儿,她便娇喘连连、气喘嘘嘘,口中发出细细的呻吟声。

 

〝嗯…………噢…………呜…………!〞

 

这时我把我那硬的发烫的肉棒,移至她两块富有弹性臀部中间的凹陷处,摩擦在她那粉红色丝质内裤外的底部,下面的身体因这个奇妙的触感,自然的前后摆动起来。这时候姐姐想避开我这一连串的攻击,将她的身体不停的左右扭动,却使得我性欲更加高涨。

 

「欸,你不要这么猴急,先洗澡啦!」

 

「妳的身体太美妙了,我一接触就停不下来了。」

 

「你还怕我跑了嘛!你再这样子我不理你了。」

 

听到姐姐这么说,我停止了动作,姐姐趁机将身体狼狈的逃离我,闪到我的身体后面来。我乖乖的听姐姐的话,姐姐这时在我身后,将她身体上最后的衣物去除掉,我转过身来两眼发直的盯着看。姐姐被我看的有点不好意思,双手急着将身体重要部位遮盖起来。

 

「姐,妳这样怎么洗澡,我又不是没看过妳没穿衣服的样子。」

 

「你还敢说,大色狼!」

 

「不色怎么做那种事…………」

 

「你还说,我生气了!」

 

姐姐举起手想要打我,双手却被我抓住。望着姐姐那红的发烫清秀的脸庞,我将我的初吻,凑在姐姐那性感的嘴唇,轻轻的点了一下。我们俩同时像触电一样,同时身体震了一下,那种感觉真是甜蜜,我想姐姐一定跟我有同样的感觉。

 

接下来姐姐来到浴缸旁,我也侧身过来,她拿起了水瓢洮起水将我的身体弄湿,我示意姐姐将水瓢给我,我也帮姐姐弄施身体;接着我们互相帮对方抹沐浴乳,从前面开始由上而下,白色的泡沫渐渐覆盖住她身体,我贪婪的双手,在姐姐的身体每一吋肌肤上不停的来回游移;姐姐也帮我的身体抹上白色泡沫,当她的手在我的身体游移时,那情欲的电流,在我的体内到处流窜。我想姐姐应该跟我有着相同感受吧!

 

姐姐闭上眼睛,享受着我带给她身体不断的爱抚,再在刺激着她的身体最深处的欲望;最后,我将双手停留在她那丰腴的双乳上,而她的呼吸渐渐的急促起来,她似乎陶醉在性奋的高潮中。而姐姐的双手,则是不断的套弄着我那充满泡沫、坚挺如钢的肉棒,真是太刺激了,害我差点就射了出来。

 

姐姐娇喘的开口说:〝弟…弟…我…们…快点…冲…水…吧!…我们…快…点…回…房间…去…好不…好…吗?〞

 

〝好……好……好……都……听……妳的………都听……妳……的……〞

 

〝那……你……还不……还……不……松……手……〞

 

我放开了手,姐姐似乎松了口气。接着我们开始冲掉我们俩身体上的泡沫,姐姐示意要我先到她房间床上等她。我擦干了身体,来到姐姐的房里,在姐姐那柔软的大床上,静静的躺着;身上覆盖着充满女人体香的被子,内心满怀期待。隔壁的浴室里,传来吹风机〝嗡…………嗡…………〞的运转声。

 

姐姐进到房间里,走到梳妆台前坐了下来。姐姐身体里面穿着浅香槟色丝质睡衣,蕾丝的小裙襬刚好遮盖着雪白色大腿的一半,外面则罩着同色系的小睡衫。姐姐伸手拿起了保养乳液,在她的脸庞、脖子、手臂上涂抹;过了一会,姐姐站的起来,侧身将的左脚曲起放到椅子上。在灯光照射下,刚好让我隐约看见粉蓝色内裤底下,饱满的阴阜。

 

我悄悄的下床,走到姐姐的对面;这时,姐姐正低着头,将保养乳液均匀涂抹在她的右脚上。当我走近时,姐姐抬起她的头,脸颊在灯光照射下,更显红润娇滴;俏丽的短发底下有着黑白分明,水汪汪的明亮双眸。我从未如此近距离,仔细的欣赏过姐姐的容貌;瓜子般的脸型,不算太高挺的鼻子下,有着性感的双唇。我醉了,如此貌美如花的美人,我竟然从未发现到,如果不是我和她关系,起了微妙变化,我想我不会发现姐姐是这般的美丽。

 

秋天的夜里,透出一丝丝的凉意,在这房间里却一点也感受不到。因为,姐姐和我俩人炙热的身体,在这房间里,早已一点一滴的燃烧起来。

 

姐姐见我发呆的看着她,便开口说:

 

「弟……弟……弟……,你又怎么了?」

 

姐姐连叫了好几声,我都没有反应。她见状,将右脚放下,来到我的前面,用手拉了拉我;把我欣赏入迷的思绪,一下子拉了回来,

 

「姐,妳真的好美,跟仙女一样的美!」

 

「真的吗?你没有骗我吧?别哄我啊!」

 

「我没有骗你啦,我只是从未如此近距离的、仔细看着妳,刚刚我才有机会欣赏妳那花容月貌般的面容。看得我如此的陶醉,也该相信我所言不假吧!」

 

「真的!」

 

「骗妳干什么!」

 

姐姐偷偷的、笑嗤嗤的心满意足开怀大笑。

 

「没想到你的嘴巴,居然这么甜,你是不是常常这样对女孩这样说啊?」

 

「天地良心啊!我第一次对女孩这么说,妳不信我可以对天发誓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 

我边说,边将右手手举起,做势要发誓。

 

「好啦!好啦!我相信你啦!」

 

姐姐将手举起,捂住我的嘴。一股甜蜜的暖流,流进了我心底。姐姐像少女般羞滴滴的涨红了脸,像怀春般的少女低下头去。

 

「你知道我为什么今天要剪掉一头的长发吗?」

 

「我不知道,妳为什么剪掉留了那么久的长发?」

 

「我不是跟你说了,我这两个月来内心不断挣扎,挣扎着要不要告诉你,我心里的话。但又怕你只是把我当做姐姐,无法接受我内心里剧烈的转变,我怕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;所以我………我………………我将我一头长发剪去,一方面我希望自己可以抛开以前的一切,一方面希望能引起你………注意到我…………」

 

我双眼凝视着姐姐那双会说话的眼睛,想到姐姐这段日子内心里的挣扎,心中不由得起了爱怜之心,我将姐姐环报在我的怀里。想到姐姐也是如此深爱着我,我将她的脸轻轻托起,将我那火热的嘴唇,贴上她那温热的红唇。

甜蜜的爱意在我们俩的心里滋长;爱欲在我们俩的身体里,如同烈火般熊熊的燃烧开来;湿润的双舌,浓浓密密的交缠在一起。经过一连串的法式热吻,围绕着我们两人的是,窒息般的感觉;四只臂膀交错着,不断的爱抚对方发烫的身体。不知过了多久,我们俩才将彼此浓

密般交缠的身躯分了开来。

 

我们彼此拉着手,走到床边坐了下来,我将她罩在外面小睡衫,往肩膀旁分开来脱了下来。我望着她里面细肩带丝质睡衣上,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的胸部,一一呈现在我眼前。姐姐将我白色宽松的T恤脱下,将我推倒在她那柔软的床上。姐姐她起身将她那富有弹性的臀部,跪坐在我那大腿上;她弯下腰来,将她的头埋入我赤裸的胸膛上,以她的舌尖,挑逗起我身体里面,每个细胞的欲望。同时,将她的双手伸入我下面的短裤里,搓揉着我那坚挺如钢,发烫的阴茎。我不由自主向上摆动着我的臀部;龟头的前端,流出了少许的体液。

 

我的嘴里发出〝噢………噢………噢………〞的声音。

 

我将双手缓缓的由脖子底下,伸入她的丝质睡衣内,直到双手握住她那柔软的乳房上,来回不停的抚摸。

 

〝哦………噢………嗯………嗯………嗯………〞姐姐口中也忘情呻吟。

 

接着,我挺直身体,由下往上的将她丝质睡衣脱去;她那对丰腴、尖挺的乳房,将我内心底最深的爱欲,通通激发出来。我将双手绕到她滑嫩的背部,嘴巴则舔吸她身体前面,充满女人香气的肌肤上;姐姐把我的头按在她的胸部,头发则随着她高涨的情绪,前后左右的不停摇晃。

 

〝噢!………喔!………嗯!………真……真……真……是…太……舒服了!……,我……我……太……高……兴……!身……体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受……受……不……了……!〞

 

〝噢!………姐………姐………妳………妳………的………身………身………体!……真………是……太……美……妙!………〞

 

姐姐和我像是久旱的大地,下了一场大雨,及时滋润姐姐和我干枯的心田。我们不断的在对方身体上,找寻、探索彼此身体里,最深层的男女欲望。

 

我一个翻身,将姐姐压在我的身体下,我将姐姐的双腿用我的脚将她撑开。隔着我的短裤,我那硬直的阴茎抵住她的阴部;爱液已将姐姐那件粉蓝色的内裤底,彻底的湿润呈现透明状,把姐姐那乌亮浓黑的阴阜,全部印在丝质内裤上。

 

我起身将我身上的短裤、内裤脱掉,暴怒的肉棒呈现上扬状态;这时候姐姐起身,一伸手将它一把握住,并将她的嘴巴一口含住它。肉棒在姐姐嘴里,随着姐姐身体前后不停的吸允着、套弄着。

 

〝嗯………嗯………嗯………〞

 

我性奋的想要大叫出来,我的姐姐居然在帮我口交,这是我不敢相信的事;啊!真是太舒服了,我曾听当兵的同僚说过,口交的经验,他们眉飞色舞的描述着,都远不及姐姐现在在我身上所做的一切。

 

这使我我想起几年前,美国白宫所爆发的丑闻:柯林顿与吕文斯基在白宫办公室内,吕文斯基帮柯林顿口交的情况;柯林顿在性奋极点时,将白稠的精液,喷洒在吕文斯基的套装上。那个一画面,此时正在我脑海中闪过;但是后来,这一件套装却成为柯林顿日后,伏首认罪的。

详情页通栏广告下 详情页通栏广告下
首页左富媒体广告

关闭

首页右富媒体广告

关闭